季秋塘

幸识,我季秋塘!是一个老换名字的咸鱼..(这次大概不会再换了吧
是叶神脑残粉,天大地大叶神最大!
写文就是为了吹叶(虽然其实没写什么东西...。)
叶攻党,叶受是天雷!!!
流水账选手,非常小学生文笔。
是真的瞎几把写了。

【叶all】赋茶

叶all,茶艺师叶,伞哥存活设定,修伞橙亲情向。关于茶的描写都是自己瞎编胡诌的,有专业学这个的看着尴尬就左上角吧,当然如果不吝赐教能帮我指出错误真的很感谢了。

 

 

叶修是个茶艺师。

十年前他和好友在杭州某不知名小巷开了个茶馆,名叫君莫笑。

君莫笑号称有国内各地茶产地最好的茶叶,有美轮美奂的古典装修。而且,君莫笑招待的客人都是有标准的。这一点,在君莫笑店前的小黑板上就说明了——本店只开放本店的有缘人进店品茶,感谢其他客人对本店的支持,本店在此向其余客人道歉。

这飘逸雄劲的字体,一看就不是叶修写的。的确,搞出这个方式的确有其人,想当初,叶修还狠狠地鄙视了一下这个方式:“这么中二老套装神弄鬼的方法会把客人吓跑吧?苏沐秋你行不行啊?还有雄劲飘逸?初中白上了吧?”

苏沐秋一边欣赏着自己飘逸雄劲的字体,一边对叶修的话语感到不屑:“你懂什么玩意儿啊?这叫饥饿营销!小姑娘们都可吃这一套了。”

叶修表示不信。

苏沐秋说你等着瞧。

后来事实证明,苏沐秋的饥饿营销对很多小姑娘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她们带来了一波又一波的客源,君莫笑一下在杭州打响了名气,两人赚的盆满体钵。

苏沐秋很得意,他说这次打脸了吧,叶修你服不服。

叶修一看有这么多人来也挺高兴,自然不介意让苏沐秋占两下嘴皮子上的便宜,就把嘴里叼的烟摁灭说。服服服,沐秋大大营销一把好手。

苏沐橙在一边偷笑。

 

后来过了三年,叶修和苏沐秋在全国茶艺师大赛中夺得三冠,一时风头无两。不过两人以管理茶馆事务繁忙而没有继续参加比赛。而苏沐橙考上了上戏舞院,叶修和苏沐秋又是帮她办这个那个的手续,又是带她熟悉上海,又是帮她整理行李带她买新衣服新首饰新化妆品,甚至还怕苏沐橙住不惯宿舍啊在宿舍受人欺负啊什么的要给她在学校附近租个房。

苏沐橙对此表示十分无奈:“我在宿舍住着就好!这里哪里像电视剧里说的有那么多极品室友啊!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不会受人欺负的!”

苏沐秋依旧坚持:“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而且现在又不是以前了,哥哥现在有钱了。不是有句话叫“女寝皆是修罗场”嘛,要你碰上个什么心机室友,保不准人家就要害你…”

“你宫斗剧看多了吧!”叶修吐槽。

“你哪边的!”苏沐秋朝叶修吼。

“我中立。”叶修立刻表明立场。

“叶修哥…”

叶修咳嗽两声,转头对苏沐秋说:“苏沐秋同志啊,知道你妹控,但是吧,沐橙已经成年了。你想想我俩成年的时候在干嘛?满世界跑参加各种比赛啊!”

苏沐秋打断道:“那不一样…”

“不要打断我!”,叶修一脸严肃,“沐橙要独立了!就算你能一辈子保护她,她也是要有个人空间的!沐橙也是要成长的。再说了,她要真受了什么委屈,我俩现在还管不了几个小女孩儿了?等到那个时候她再搬出来也行。更何况,住外面可比住宿舍危险多了!沐橙要是训练晚了,难不成还走夜路回去?”

“对对对,叶修哥说得对!”,苏沐橙立刻接茬,“我要受了委屈肯定会跟你们说的!哥~,你信我一回呗。”

苏沐秋想反驳些什么,却又在叶修几个大招下团灭,最终不得不点头同意:“那…好吧。看不出来叶修你还挺细心嘛。”

“呵呵,哥一向很细心。”叶修心虚的摸了摸鼻子。

在苏沐秋看不见的地方,苏沐橙和叶修偷偷击了个掌。

 

苏沐橙刚入学,君莫笑又要忙着迁址了。

西湖边上空出了一家商铺的位置,苏沐秋过去跟人好说歹说,分析了他们君莫笑的发展前程,他和叶修的努力,他和叶修的梦想balabala。苏沐秋说得辛苦,叶修在旁边憋笑也憋得辛苦。

不过苏沐秋没时间跟叶修一般见识,因为他拿下了那块位置。

接下来就是忙装修了,叶修苏沐秋两人天天跑装修市场谈这谈那。因为怕刷了漆之后的气味影响茶的清香,两人忙得焦头烂额。基本上处于提出一个方案立马就否决的状态,就在几乎踏平了杭州的装修市场的时候找到了解决办法。

毫不夸张的说,叶修和苏沐秋那段时间真的成了秃头男孩。

 

装修紧赶慢赶总算赶出来了,本来以为能松一口气,长期供应他们茶叶的厂家出事了。

这个对于叶修和苏沐秋来说才是真的晴天霹雳,现阶段再去找这么一家有质量的厂家极其困难,况且这段时间他们真的是只出不进了,存款的确没多少了,不过庆幸的是他们原来的供应商还算有良心,没钱赔违约金就拿了两块地补偿。

叶修心一横:“减少客流量,店里存的茶叶还能撑一阵子。我们轮流去产地制茶,先缓个半年,还不行就参加一些商务比赛。从外进茶不稳定,不如我们自己生产。”

“我制茶你泡茶,我尽可能挖些人才稳定制茶量。”苏沐秋拍板。

接着两个人就各忙各的去了。

苏沐秋这边辛苦制茶辛苦挖人才,时不时还要挨人白眼。叶修这边也不只是待在君莫笑泡茶,只要有大型的、有奖金的商务比赛能合得上时间的叶修都去,比起三年前的满世界乱飞来说还要乱一点。

两个人也好久没见了。


少年丞相

十五月夹在云雾中,天子在龙庭内设宴,邀诸卿将士臣子前来。父亲的龙旨却没流到你手中,或许是被人半路截胡,也可能是根本没有。作为郡主的你也习惯了这种待遇,倒是乖乖的待在丞相府上玩乐。叶修约莫是去赴宴了,一整天都没看到他的影子。当偶然出来望月,抬头见檐头坐着一个人。即像武侠般披发仗剑,又着一袭黑袍金纹绣官袍。你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叶修。


揽胜三分星辰在眉眼中,爽朗又惬意,携一种舒畅的慵懒和满怀的少年风气。你突然开始确信,这小家伙的确是十八岁的模样,的确是没骗人了。叶修看见你时,眼睛亮亮,抿嘴抹笑,笑容格外的干净。他坐在檐上看你,你在檐下抬头,三尺之外是小丞相骨节分明的手。像一场对着月亮的邀约,他在请你上座,永远的座上宾。


天渐渐袭来夜风,冷意越过衣裳,你轻微的抖了一下。叶修却在这时候歪头看着你,他皱眉,张嘴停顿了好一会,才开嗓说话,说话时候携一种温和的笑意,突然又变成平常那样奸诈笑面的模样,活像一只诱拐猎物的小狐狸。


“夫人,要我抱你吗?让月亮来看看,丞相府家里有没有宝。”

-

中秋节堆在硬盘的一篇

年少轻狂,初生戾气,鲜衣怒马少年郎,一把弯弓射落星月,世家公子里的翘楚。叶修是这样的人,从长安到洛阳,黄河龙图绘成他的年少轻狂,黄袍翠色之上,尤见万里长沙。

【叶all】修梦者

记一个脑洞

叶修是个修梦者。

修梦者们是怎样的人呢?他们是因为某些原因离开了人世,被上帝选中派来拯救那些对生命失去希望、渴望轻生的少年们的心底有无限温柔的人。当然,在他们拯救了相应数量的人之后,也会被放还回人世。

修梦者会进入到少年们的梦境中,陪他们度过让他们对生命失去希望的那段日子,帮助他们走出阴霾,直面人生的风浪,重新燃起对生活的热爱。

叶修是个兢兢业业的修梦者,他看起来满脸嘲讽。但是他心底却又十分温柔,在他帮助了一个又一个少年度过了人生的低谷后,他终于有权利回到人世间了。

可是,却发生了意外。

他遇到了曾经被他帮助过的其中一个少年,那个少年已经长大。但他却没有忘记叶修,并对他产生了爱慕的情感,他开始追求叶修。

但叶修已经被消除了作为修梦者的记忆。

然而,这才刚刚开始,接连不断的少年们找到了叶修,并向他表达心意。

–END

其实就是想写一个温柔的叶emmm..